巴黎小情人 ~~ 美麗又憂傷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◎ 吳孟樵 

DSC03470.JPG 

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,

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,

By: W.B. YeatsWhen You are Old

看過法國電影《巴黎小情人》(The beautiful Person / La Belle Personne)之後,浮上葉慈的部分詩句。多少人愛戀著你,卻只有一人可以走入你的內心深處?

轉學生常變成校內人討論關注的對象。茱妮因母喪轉入新的高中,她接受有『聖人』之稱的奧圖,與他交往,甚至是在表明心裡愛著別人時,仍因視他為好友,而主動獻身。神秘憂傷的神情,吸引了俊帥多情,擅於談戀愛的男老師。為了避免受傷,茱妮寧可躲避。

愛情的神妙處,就在於不需言說,彼此強烈地感應到對方相同的心思。茱妮痛苦地逃避男老師(路易卡瑞)的課堂,卻又選擇窩在教室外偷聽『他』的聲音,他教授義大利文。片中,還可見到其他老師的課堂有法文、英文、俄文。很豐富的文學感、可領受配樂的抒情、可見各個形美的男孩。

三角男男戀,引起情傷者的扭打,如風暴來臨前的預示,安靜的奧圖,選擇自教室外欄杆,輕巧地,瞬間,一攀,躍下!這是,安靜與紅色的死亡。
    茱妮說:

你現在愛我,以後呢?你會再愛上別人。

奧圖才是能夠一生一世愛我的人。

奧圖的死亡,讓愛可以劃上恆久?但這不等同於她也會愛上奧圖。

你能說茱妮說的不是箴言?她不相信愛情,尤其是不相信俊美瀟灑的老師不再陷入『戀情』。還是,她不夠自信?年輕女孩對愛情的認定是恆久。恆久又是多久?於是,她不再返校,乾脆搬離親戚的家。始終凌亂乾燥似打結的長髮,已外顯她也許長期懷著憂鬱之心。

最後一幕是男老師與茱妮的約定日,卻在她寄居的家門外空等了約兩小時。當他獲知她已不告而別,他,比夜比街更蕭瑟的落寞神情,返身對著街道隅隅而行,一身的黑衣黑褲,映著捲黑的頭髮,讓濃黑的眼眉更顯沈靜!在愛情裡,從不失落的美型男,承受愛情的重量。

這部片,號稱是導演克里斯多夫歐諾黑『冬季三部曲』的最後篇章(前兩部是《花都圓舞曲》《巴黎小情歌》)。談的依然是愛情。愛情,總是悲傷的故事。他應該是喜好文學作品,幾部電影來自小說。在《母親,愛情的限度》,伊莎貝雨蓓與路易卡瑞飾演一對母子,母子愛戀情超越一般母子,當兒子對著媽媽的棺木自慰,不能以一般道德眼光評判,而是感受強烈的憂傷:美麗又憂傷。

美麗又憂傷,同樣在《巴黎小情人》感受:愛情傷了心。

beautifulper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