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黎小情人 The Beautiful Person

-美麗是愛情的毒藥?-

 

陳念萱書影冥思集 for 人間福報

 

在法國這不談戀愛就活不成的國度裡,巴黎,就更是把愛情當飯吃的城市了。

愛,男歡女愛,是文學的養分,是戲劇的起源,是藝術家們的謬斯;在崇尚文化的都會裡,藝術的發展,比吃飯的生意經,重要太多太多了。

巴黎人認為,有一個好的環境,加上對的人,才能吃上一頓值得品評的美味,美食本身,不過是陪襯罷了。這個論調,讓初到巴黎的我,相當驚訝,卻拍案叫絕。難怪巴黎的餐廳這麼熱鬧,有別於香港餐館的聒噪,巴黎人用餐是「說話」配飯,跟台灣人的吃飯配菜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不停地喝好酒,論述有意思的話題,甚至就連八卦,也得有些人生哲學的旁白,還帶上最近的閱讀與電影或音樂,讓一席餐飲,頓時七彩繽紛起來,每個人的腦海裡開始五路奔馳地競賽,看看誰還可以更『文學』一點兒。在巴黎,絕對不會有人罵你『掉書袋』或『裝紳士』,反而會鄙視妳太粗俗物質,不配『享樂』。因為吃喝玩樂若沒有文化做藉口,就得滾回家當勞工,沒有資格與朋友一起分享精神與物質共存共融的成長盛宴。

【巴黎小情人】就是典型的歐洲都會寫照,越調皮的學生,越得有兩把刷子,若非在淵博閱讀的量勝過別人,就得有與生俱來的文學天份,來壓倒群芳;此時此刻,就算你長得再不美,也能激生出天仙般容貌的幻覺,動情激素立即反應,什麼年齡與階級的界線,全忘了,如【香水】的作用力,眾人蜂擁而至,無處可逃。

人人都知道,愛情是痛苦的。若沒有撕心裂肺的經驗,那就表示沒有愛過;這不是我說的,許多大文豪,都是用這些元素揚名立萬的。

那又為何人人趨之若鶩呢?阿根廷的探戈,必須是品嚐過愛情之痛的中年人,才能演繹出曼妙動人的姿態;希臘與羅馬的愛情史詩,都是一場膾炙人口的悲歌;整個巴黎街頭,人人手上捧著的小書,都是愛情的遺腹子,所有朗朗上口的詩篇,除了愛情還是愛情,就連基督教與回教的經典,也都把上帝當情人般歌頌、糾纏並死忠地愛慕……

為了愛,這最大的藉口,可以招喚警車為妳開道,可以過五關斬六將,犯下滔天大罪還被原諒;這真的是『美麗』的誤會嗎?

其實電影裡並沒有真正的俊男美女,卻在那些非常『文學』的激勵之下,彷彿觸動了某個重要的神經叢,於是,就天崩地裂般『愛』上了那致命的吸引力。

人的五官,其實長得差不多,最大的差別,在於使用者,如何給他上妝。【巴黎小情人】最精采的魅力,就在於那一句又一句的往返,古往今來的文學交疊,讓所有僵化的線條都柔和美麗起來;這就是巴黎人熱愛藝術文化的原因嗎?最終,還是為了愛情?只是愛得更激情些,就像她們在餐館裡,腦啡的酵素遠比吃進嘴裡的東西,更有創造力。

愛與不愛的拉扯,永遠是愛情裡最迷人的部分,這也是電影劇本的主旋律,更是人生中無法迴避的曲調。

 

選自陳念萱部落格: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9281999.html

beautifulper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